玥櫻

小小文手
這裏專放賽文婷的文章
IG:loverain_studio_

小丑

-

《小丑》

*順榮第一視角

榮勳


勿真人上升


✎_玥櫻·著


-正文



這個世界這樣對我


那我...何必這麼認真對待這個世界?


/

上學路上,總是不怎麼安寧。


「欸胖子!」


聲音從遠方來,但我並不想理會。

無論他叫的是誰


繼續往前走。


「胖子!」


一定不是在叫我。


繼續往前走。


「欸欸欸叫你啊權順榮!」


...為什麼要這樣沒事挑事...

緩緩轉過頭


「...幹嘛?」


不懷好意的眼光向我投射


多虧了那些人,我學到了一項技能

——觀察人的眼神。

對方眼底蘊含的各種情緒,我都看得出來。


「欸、你這麼胖,李知勳怎麼還會接近你啊?」


......我不知道

李知勳他...只是因為從小認識我才接近的吧


「他都不覺得很噁心嗎?」


噁心...我不知道。

他會那樣想嗎?


「欸、回話啊」


那些人不斷的逼問

我實在受不了

我逃了,在他們的嘲笑之下

我慌張的逃了。


胖子活該受罪嗎?

胖子做錯什麼了嗎?

為何身材圓潤的人會淪為你們口中嘲笑的對象?

為何人們都不願意接近我?

為什麼會覺得我很噁心?


/

人們將胖的人視作丑角

任何搞笑的、嘲笑的話語都丟到胖的人身上

不懂、實在不懂

我們跟你們有什麼差別?

我活該接受你們的玩笑嗎?

我應該要有「肚量」去接受你們的歧視嗎?


/

下課鐘聲響,我也不願離開座位

我不想去接受外人的眼光與指點。


「順榮」


不用抬頭都知道

是李知勳


「今天過的怎麼樣?」


不好、跟平常一樣


「順榮~理我嘛~」


嬌小的手握住我的

輕輕的左右搖晃


抬眼,熟悉的臉龐映入眼裡

一樣甜美的笑容,治癒人心


「跟平常一樣」


他微微蹙眉

「又有人欺負你了?」


「李知勳」


他欠身靠近

「嗯?」


我往後縮


「你...為什麼會想靠近我?不覺得我很噁心嗎?」


滿是驚訝的神情,毫無保留的出現在他的臉上

「...蛤?順榮,你在亂想什麼?我從來都不這麼覺得啊」


「是嗎...」


「相信我,我從來、never這麼想」

他拍了拍胸脯,手比出發誓的手勢


/

在你眼中,我也是小丑嗎?


既然這個世界是這樣

那我,何必照著它的運行模式?

我想為,同樣受這種苦的人伸張正義

成為亂世英雄。


所有不接受我的人,都不值得存在。


/

思考了許久,我約了李知勳

我想和他分享,我這陣子想的事情


地點在學校的頂樓,我想展示的東西

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


坐在早已廢棄多年的桌子上,等待我想見的人。


小小的身影從樓梯口出現


「順榮?怎麼了嗎?」

他朝我的方向走來,停在我面前


精緻、好看的臉蛋

讓我更確定我自己的想法


撐起身體跳下桌子

「知勳,如果我跟你說...」


「嗯?什麼?」


拿出放在口袋已久的冰冷槍支

漫不經心的把玩


靠了不少關係才拿到的

只是沒有子彈而已。

會再想辦法弄到子彈的。


「我想殺人,你會支持我嗎?」


看到我手上的槍,他的神情立馬浮現起慌張

舉起白色小手,擺了擺道:

「順、順榮你、你先不要激動...」


看著他的舉動不經意的失守了嘴角

「放心,我不會殺你」

「我只殺那些...謾罵、戲謔我的人」

「讓世界上,只剩下愛我、我愛的人」


畢竟你,是唯一會關心我的人。

而且,我...喜歡你啊李知勳


「順榮...殺人是、是不對的...」

可笑至極。


我冷冷的笑一聲

「他們那樣對我,就是對的嗎?」

不屑、憤怒從心底迅速浮上眼裡

微皺的眉頭是對李知勳的質疑


「...順榮...」

在他的眼底有滿滿的恐懼不斷湧現

雖然是充滿恐懼,但我相信,


他會支持我的。


「知勳你會支持我的,對吧?」


他眼底的懼怕依舊不散,但多了一些決心

他緩緩的走向我

「順榮,如果你真的想這麼做...」


與黑色槍支成強烈對比的白色小手,握住了我的手

那隻視槍支為玩物的手。

牢牢的握緊後,將槍口指向自己

「那你第一個,就先殺我。」


李知勳…你在想什麼?

這把槍,絕對不會變成傷害你的利器。

「...為什麼?」


「因為...我想在我的記憶裡,保留的是那個善良、熱心的順榮,那才是我喜歡的順榮...」


恐懼的聲音,濕潤的眼眶

不停顫抖的手…

明明害怕死亡,卻用這種方式想說服我…

也太卑鄙了吧,知勳。


「所以你第一個先殺我...拜託你...」

嗚嚶的請求,此時此刻聽進我耳裡就像在求饒


求我放過自己,不要被別人束縛住了。


眼眶被淚水注滿,沒有停歇的顫慄

粉嫩的指尖悄悄的伸進護弓裡


「......」


他閉緊雙眼,奮力按下板機

「嗚...」


不如他的預期,響亮的槍聲並沒有響起。

呆呆的睜開細長的雙眼

似乎以為是我做了什麼,導致槍沒有擊出子彈


好笨。


「笨蛋。」

「沒裝子彈、沒開保險,你是想怎麼死?」

挪開他的手,我將溫暖的槍械收回口袋


他微微噘起嘴,不滿著我方才說的話語


看來他的心情也稍微平復了點

我…還想確認一件事。


緊盯著他的眼眸,得到的反饋是他的疑惑不解


「你說你喜歡我?」


他被我的話震懾住

垂下腦袋,沒有回應。


看來還是我自作多情了吧。

知勳那麼開朗的人,怎麼可能會喜歡我?

剛剛說的話,只是想阻止我而已吧。


看著如名畫般美麗的天空,眼睛不禁失了焦


權順榮,

癩蛤蟆別肖想吃天鵝肉了。


「嗯。」


或許是頂樓的風聲讓我的耳朵出現幻覺

知勳說了“嗯”嗎?


重新聚焦到他的身上

白皙的肌膚染上了嬌嫩的粉色


是真的。

剛剛真的是他回答我的問題


此時此刻的他,

是如此的可愛、是如此的好看。


為了確認他的心意

我再次開口問了他:

「你確定要跟一個小丑交往?」


原先還扭捏的樣子,一瞬間繃直了身體

看向我的眼神是難過、厭惡

眼眶又泛起紅

「你不是小丑!我最討厭他們這樣說你...」


用盡了自己的力氣,只是想表達自己不悅

這樣啊…好可愛。


「今天第一天。」

語畢,我便往樓梯間的方向邁出步伐


在門口的時候停下腳步,望向還呆楞在原地的他


我挑起眉

「怎麼了?」


他快速的搖首,朝我的方向小跑過來


/

我們兩個並著肩,往返家的路上一步一步的走

手不經意的碰到他的


雖然有想牽住他的衝動,

但還是不要越矩好了。


倏然,一份溫暖且柔軟覆上了掌心

看向身旁的他,絲毫不在意這樣的接觸

朝著我揚起他好看的笑顏。


/

謝謝你成為我的一道暖陽,

在我對世界絕望的時候擁抱了我。

也謝謝你不嫌棄我,

在每個人都排斥我的時候靠近我。


-

完結

-

這篇的靈感來的很突然

但我忘記是怎麼來的了🤣

然後我又有點爛尾了🥲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歡迎留言給我意見!

男友15題

-

《男友15題》

榮勳


勿真人上升


✎_玥櫻·著



-正文


1.逛街

說到逛街,肯定是大部分男生的夢魘

沒有伴侶的嫌無聊、有伴侶的抱怨每次都要幫忙拿東西

要說陪伴侶逛街可以很開心的男生,真的是少之又少

可以稱得上是例外中的例外的等級。


/

李知勳在房間的書桌前,手中握著筆

一筆一劃的紀錄著自己的生活點滴

剪刀一開一闔,將平凡無奇的紙張剪出了生命

在無數張貼紙、無數卷紙膠帶中挑選

謹慎的撕起,貼在李知勳滿意的位置上


纖白的手終於歇下,小巧的眼睛仔細審視成品

看了又看,怎麼看都不如以前的作品滿意

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李知勳搖了搖頭,出門去找靈感好了。

扶著電競椅的扶手撐起嬌小的身軀

探頭看向在客廳看著綜藝節目而放聲大笑的男友

幽幽的開口:

「...順榮」


一聽到自家寶貝的聲音

權順榮立馬暫停播放中的節目

轉頭看向屬於自己的小妖精

「怎麼了寶貝?」

嘴角輕輕勾起好看的弧

看到自己的小妖精心情就很好。


「我想出門逛街」


李知勳出去逛街,都是去文具店

沒有一次例外。

每次權順榮看到李知勳逛街完回家

都是拿著包裝精緻的牛皮信封袋,臉上還掛著滿足以及期待的笑容

權順榮不用問都知道,李知勳又去跟心愛的文具約會了

「去文具店嗎?」


「嗯」

李知勳頷首

沒什麼好隱瞞的,從兩人交往以前李知勳最大的興趣就是手作

權順榮也沒有辦法反對,畢竟這不是什麼不好的興趣

但就是會打翻醋罈子。


「那我也要去~」

權順榮站起身,溫柔的抱住李知勳

用天生自帶可愛屬性的臉頰,在李知勳臉蹭了又蹭


「為什麼?你又不喜歡」

李知勳並沒有拒絕,只是對小倉鼠的反應感到狐疑

平常說要去逛文具店,小倉鼠都會鬧小脾氣說:

『知勳尼不陪我,都去跟文具約會!哼!』

今天是怎麼了?


「我想看看知勳平常都逛什麼呀~可以嗎?」

權順榮努力睜大雙眼,想讓李知勳看到眼中的熱忱


雖然李知勳只看到一個一直在眨眼的傻倉鼠。

「喔...我是沒意見」


見著小貓答應自己的要求

立馬牽起小貓的手,提起活力說道:

「耶!走吧!」


/

到了文具店,權順榮比李知勳更加興奮的在店裡跑來跑去

令李知勳有些後悔答應讓他一起跟來

自動忽略興奮的倉鼠,李知勳熟練的拿起提籃

開始和架上的文具們來一場浪漫的約會


仔細的看、素白的手一個個撫過

不知不覺間,小籃子已經裝了不少被李知勳寵幸的文具

李知勳的心情也逐漸變好,靈感也一點一點浮現


「知勳~」

倏然,一陣李知勳熟悉的聲音喚著他的名

抬頭一看,一隻手上捧著幾捲紙膠帶的權倉鼠正向他跑來


「你看~我幫你挑了紙膠帶!你一定會喜歡」

權順榮向小貓展示自己方才挑了一些時間的紙膠帶

也算是有留意自家小貓的喜好

畢竟打掃的時候會進去小貓的專屬房間


看到男友挑的紙膠帶,每一捲都是喜愛的風格

而且沒有一捲是跟自己早有的款式重複

李知勳猛然發現今天的拼貼,正好適合權順榮挑的這些

「...謝、謝謝」

李知勳小心翼翼的接過


見著李知勳這樣的反應,顧慮很多的權倉鼠心情一下緊張起來

「知勳喜歡嗎?」

指尖不斷的搓揉著自己的衣角

深怕自己選的不是愛人所喜歡的


「嗯」

小貓頷首,笑顏緩緩綻開


看見自家寶貝的笑容,權順榮暗自鬆了口氣

「喜歡就好!我剛剛有看到一些你會喜歡的貼紙~我們一起去看看」

擅自接過在李知勳手中滿當當的提籃,另手牽住心愛的人


李知勳看著權順榮這一系列動作,心裏不禁覺得暖暖的也甜甜的

兩人一起逛了好一段時間,途中權順榮沒有任何不耐煩

陪著李知勳一起苦惱到底要哪個款式、哪樣商品

甜蜜的氣氛連路人看到都羨慕

來文具店逛街的人們都覺得自己被餵了一大包狗糧

到結帳的時候權順榮更是霸氣的買了單


/

回家的路上,權順榮抱著一大包文具

李知勳看著寵自己過頭的男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抱歉...花這麼多錢...」


「沒事!你開心就好了~」

權順榮別過頭看向李知勳,露出滿是寵溺的笑容


「看得到寶貝的笑容我就開心了~」

語畢,正好碰到紅燈

權順榮傾身在小白貓的臉頰上偷了口香


「...說什麼啊...」

白皙的頰上迅速浮上緋紅

看到得逞的倉鼠燦爛的笑容

撇開了看著他的視線,自己的嘴角也默默的勾起


綠燈亮起,李知勳挽住權順榮的手臂

當作是回應那個吻

兩人甜蜜的樣子,又餵了不少路人一堆狗糧。

-

𝑇𝐵𝐶...

-

嗨!第1題誕生了❤️

這篇是我之前看到 @dotdogstudio 點店的限動分享在店裡看到的不同對情侶小故事~

其中這篇真的好甜❤️❤️

幫忙挑文具真的超級心動🤤❤️

歡迎留言分享看完的心得~

也歡迎跟我分享甜蜜的小故事🤤

祝大家看文愉快!

Stay With You

-

《Stay With You》

榮勳


結婚生子文

勿真人上升


✎_玥櫻·著



-正文


我是權順榮,今年25歲

職業是...曾經是A公司的一個職員

現在是...待業中。


/

剛收到被裁員消息的我,正在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被裁掉的原因是什麼?

公司在疫情期間負擔不起這麼多員工的薪水

所以優先裁掉最底層的職員。

明明再熬半個月就能升職加薪,前幾天也和老婆說了

他那時的笑容,是我無法忘懷的

今天這件事情讓他知道了,我不敢想像他會有多麼的失望。


/

抱起收拾好的紙箱,離開了公司

我不敢回去,我也沒有勇氣讓他知道。

在熟悉的路上

看了看平常不會注意的小攤、明亮的招牌、一個個從我身旁走過的路人


晃著晃著,我走到了家門口

裡頭一片漆黑,或許是知勳帶小茸出去玩了?

也好,我也不想讓知勳看到我抱著紙箱回來。

趕緊拿出鑰匙,開門進去

把箱子放在房間的最角落後,我便去洗澡了

希望洗完澡可以讓自己舒服一點。


/

沐浴後的我,吹乾了頭髮

無力的倒進雙人床的溫暖懷抱

我不知道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如果只剩下知勳一個人作曲賺錢,知勳的壓力就會變得很大...

想到要承受經濟壓力的他

眼眶裡炙熱的液體,緩緩滑過我的臉龐


『喀噠』


「拔比~我們什麼時候吃飯飯~?」


「小茸先去寫功課,拔比叫拔拔快點回來」


「好~」


「小茸最乖了~」


「嘿嘿」


熟悉、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不禁讓我的鼻子酸了幾分

我要以什麼樣的方式去面對他?

他會不會覺得我很失敗...?

會不會就此...要跟我離婚?


『喀噠』

看著推開房門知勳,我真的好對不起他

眼眶又泛起一些淚水


「呼...嗯?順榮?你怎麼在家?」

看到我突如其來的出現,訝異的神情顯現在臉上


「知勳...」

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我抬起手趕緊抹去那份沒抑制住的激動


「...你等我一下,我去洗個澡」

他微微蹙起眉頭,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頭

便拿換洗的衣服去洗澡了

/


過了一會,他從浴室裡帶著些白色霧氣走了出來

他坐上床,毛巾快速的在他濕潤的髮絲來回擦拭

我拿起吹風機,將他的烏黑由濕漉成柔順


「今天怎麼了嗎?」

他的嗓音稍顯急切,雙眼充滿著擔憂


我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放下手中的吹風機,環抱住他

整張臉埋進他白皙的肩

他輕顫了一下,但只是輕輕的撫著我的手背


一口一口,貪婪的聞著專屬於他的奶香

不安的心情逐漸的安定下來

我才娓娓道出今天發生的事情

對方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憤怒


他安安靜靜的聽完我說的話之後

緩緩吐出兩個字:「笨蛋。」


委屈的抬起頭與他對視

我才不笨呢...我只是、只是很擔心而已嘛...


「又再亂想了,怕我因為你被裁掉就跟你離婚?」

一下就猜出我的心思。

我頷首認同他的話


他輕輕嘆了口氣

「...我有這麼勢利嗎?」

微微噘起嘴巴,對我方才的回答感到非常不滿

慌張的趕緊搖頭,將嬌小人兒緊緊鎖在懷裡


「我沒有了你,我們的兩個孩子怎麼辦?」

撫上自己已經8個月大的肚子

眼神裡充斥的是說不盡的溫柔


頓時說不出話。

如果我們真的離婚了,孩子都還這麼小

就要接受不完整的家庭

我捨不得他們,也捨不得知勳。


「...你是我的靠山,我離不開你的。」

那些他不曾向我說的話

一句句屬於他清澈、柔軟的聲音流入耳


他將身子往後,毛茸茸的腦袋靠在我胸膛

「傻瓜,你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就愛亂想。」

溫熱的觸感在手背輕輕擴散

這份溫暖,悄悄的順著血液流回心裡


「而且你之前不是跟我說在公司有很多欺負你的人嗎?也許這是上天給你一個脫身的機會,去找一份你真正喜歡的工作」


「你放心找工作,我最近接的工作應該能夠負擔家計」


「不要擔心,我一直都在。」


一句一句,將我從黑暗的深淵裡拉出來

知勳他一直都在,不會因為我沒了工作就離開我

眼眶漸漸發熱,一顆顆淚珠又再度滾落


「哎呀你不要哭了啦,都已經當兩個孩子的爸爸還這麼愛哭」

他的語氣無奈中帶點寵溺

奶白色的手指輕輕拭去我的眼淚

我也抬起手抹去淚水

霎時,一個柔軟、溫暖的觸感覆上了我的嘴

懷裡人兒的臉也比方才更近了一些


我訝異的看著他,他只是又窩回原本的位子

白皙的雙頰悄悄的抹上一層緋紅

再次埋進他的頸肩

「老婆我愛你」


「嗯」


我真的好愛好愛他。

如羽毛般輕巧的吻,給了我莫大的勇氣

好像再怎麼困難的路,我都可以走過去


『叩叩』


「拔比~拔拔回來...啊!拔拔!」

「唔...我也要抱抱啦~」

小奶音忽然在空氣中響起

聽到自家兒子快哭的聲音,我便抬起臉看向站在門口的小不點

他噘起小嘴看著我們,小小的手指著我們


懷裡的人兒向委屈的小孩招了招手

他便立刻興奮的動著小短腿,努力爬上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床

奮力撲向知勳的腿,緊緊的抱住

知勳綻開笑顏,輕輕撫著小孩柔軟的頭髮

...兒子啊,你爸爸回來了呀...


「最喜歡拔比了~」

小茸撒嬌似的蹭了蹭


「嗯~拔比也最喜歡小茸了」

知勳寵溺的捏著似乎是遺傳到我的小肉肉臉頰


好壞。沒人要我了。

加重環抱的力道,下巴靠上他的肩膀


他別過頭來,輕啄一下我的額頭

他張了張口說道:

「最愛你...老、公」

氣音般甜膩愛稱輕輕的流入我耳裡

還特別加重,真是的...

瞬間氣都消了


「我也是」

我這麼說


他彎起雙眸

「愛吃醋的倉鼠」

我明明是老虎...


「拔拔~我也要拔拔的抱抱~」

小奶音又再次響起

看向聲音的來源

這次他爬到我的腿旁邊,對著我伸直了小手


微微勾唇,騰出一手抱起他

肉肉軟軟的小手也抱住我的肩膀


「小茸也最喜歡拔拔了~」

小臉頰靠上我的肩膀,來回蹭了蹭

自家的兒子,怎麼會這麼可愛?

我寵溺的笑了笑,輕輕拍撫他的背


「我也最喜歡小茸」

在他的頭髮上留下一個吻


我是權順榮,今年25歲

已婚,有個非常愛我的老婆

還有兩個可愛的孩子

不論什麼大風大浪,都不會輕易的將我的家庭拆散

不論什麼時候,他們一直都會在我身旁陪伴著我。

-

完結

-

耶~哈囉各位!

我好像拖得有點久💦

這篇文是在看到最近的疫情而產出的

就是甜甜蜜蜜的豪雨🌧️❤️

祝大家看文愉快!

Summer Hate

-

《Summer Hate》榮勳


*上帝第三視角


偏現實向

勿真人上升


✎_玥櫻·著


BGM-ZICO <Summer Hate> feat.RAIN


-正文


近期忙著團體回歸的權順榮

在一場公演的後台戴著耳機、低頭看著手機上的歌詞

微揚的嘴角、嘴裡念念有辭

在一旁的李知勳原本以為權順榮是在聽著等會要表演的歌曲

結果仔細聽了他嘴裡念的詞

發現不是自己寫的音樂,而是別人的

李知勳吃味的撇開頭並嘆口氣


聽完那首歌

權順榮心滿意足的摘下了耳機

抬起頭望了望四周

除了背對自己的李知勳

其他成員都不曉得去了哪裡

權順榮滿意的湊到李知勳身邊


「知勳~~~」

權順榮甜膩的喚著他的名

獲得李知勳的眼刀+1


「幹嘛。」

李知勳不開心的瞪著權順榮

權順榮對李知勳的炸毛並不畏懼

臉上依舊掛著那燦爛的笑容


「知勳你聽聽看這首歌~舞蹈我看了覺得很簡單!我們一起拍TIKTOK嘛~」

權順榮遞出自己的手機

往李知勳肩膀靠近,打算蹭一蹭

撒嬌一下

李知勳看著正在往自己肩靠近的巨型倉鼠蹙起眉頭

拿過權順榮的手機後,一掌推開了他肉肉軟軟的臉頰

目光放向他的手機,螢幕顯示著YouTube的畫面

被按下暫停按鍵的影片是—ZICO <Summer Hate>

這首歌李知勳當然是聽過的,舞蹈也看過

舞蹈底子不錯的他,看個一兩遍就記的差不多了


「要拍TIKTOK?」

李知勳別過頭,眼神停留在剛剛被自己推開的權順榮


「嗯、嗯!我覺得拍起來會蠻有意思的!可以嗎~」

原本被李知勳推開的權順榮,以為自己惹他生氣了

細長的眼眸低垂失去了活力,還正在想要怎麼賠罪

一聽到李知勳的聲音,又恢復成有活力的樣子

看向李知勳,抓著他的手晃啊晃


「好啊」

李知勳點了頭

李知勳對拍TIKTOK其實一點都不排斥,反到還蠻喜歡的

只是覺得一個人拍有點無聊,所以自己獨自一人拍的很少


「哇啊啊啊!真的嗎!」

權順榮興奮的大叫,握著李知勳的手上下揮

在權順榮的想像裡,李知勳應該是會一直拒絕他

要多求幾次、甚至是拿可樂和白飯去賄賂(?

沒想到他一次就答應了,心情高興到不行


「呀你好吵!再吵就不拍了!」

李知勳又瞪了一眼興奮的權倉鼠

雖然嘴上嫌棄他,但心裡也是開心的不得了

傲嬌當之無愧。

「啊~知勳尼不要這樣~」

順榮倉鼠表示很委屈,又想蹭蹭撒嬌

「不要蹭過來!你妝都畫好了!」

知勳貓咪又嫌棄的推著他的肩膀


「好嘛...」

權順榮噘起嘴,不情願的坐好


「你想要怎麼拍?」

李知勳看著嘟起嘴的權順榮

嘴角微微勾起,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男朋友


權順榮眼中又閃過明亮,再次恢復成很有精神的樣子

發揮表演首長的長才,仔細的說清楚自己想要表演方式

但權順榮一直沒有提到這支舞算是亮點的動作

——兩人猜拳

聽完權順榮的說明,李知勳頷首

並說出自己在心中的疑問

「那猜拳那邊呢?」


聽到李知勳的提問,權順榮覺得有些奇怪

但還是回答了他

「嗯?就...我猜輸吧!我來幫知勳搧風!」


為什麼會覺得奇怪?是因為權順榮的認知裡

這種事情都應該交給他來,畢竟李知勳是他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寶貝

麻煩的事都不能給李知勳做,這是權順榮的堅持。


對李知勳來說

兩人的關係應該是平等的,沒有人應該做什麼

他思考了會,便開口問:

「...如果平手會怎麼樣嗎?」


「欸?不知道...我沒看過別人拍平手...」

權順榮偏了首,眉頭微皺

將李知勳的問題仔細咀嚼,才回答


「那我們就平手吧,自己搧風」

李知勳把打從剛剛就放在心裡的想法,告訴權順榮


「?知勳不想要我幫你搧風喔...」

權順榮聽到李知勳的提議後,眼眸從10:10下垂至8:20

為什麼李知勳不喜歡自己對他好?


「不是啦...反正就....」

見著權順榮的失望,李知勳慌了

連忙擺了擺手,支支吾吾的還紅起了臉頰

最後放棄解釋的看著權順榮


看著李知勳慌張的模樣

權順榮第三次恢復活力,眼神散發著光

「...我知道了!知勳是心疼我對吧?我就知道知勳尼...」

話還沒說完又被李知勳狠狠的丟了一個眼刀。

恭喜權順榮獲得李知勳的眼刀+2


/

終於,在公演開始前兩人拍好了抖音

在公演結束後的保母車上,權順榮遲遲還沒有上傳影片

為什麼呢?

有兩個原因

主要是想不到內容要打什麼,第二個原因說出來有點好笑

是因為影片裡的李知勳過於可愛,導致權順榮想偷偷收藏起來


原本在滑手機的李知勳,本打算收起小機器

讓自己的眼睛休息一下

一抬眼就看見權順榮快把手機螢幕盯破了

心生疑惑的湊了過去看一眼,還是不解李知勳的困惑


「你在幹嘛啊?」

李知勳突如其來的聲音,驚嚇到了權順榮

隨意打了剛剛有想到的字就發出去了


「沒、沒有啊」

權順榮看向李知勳,一臉慌張的樣子盡收李知勳的眼底

李知勳也不以為意,看向權順榮的手機螢幕


「...哇好熱?」

茫然的讀著權順榮方才急忙打的字,李知勳看回權順榮

盯著權順榮的眼神裡透露著『從實招來』


「...嗯!不覺得跟歌詞很貼切嗎?」

權順榮真摯的解釋著

雖然剛剛打的那些真的是隨便想到的

視線放回自己手機上的影片,還蠻適合的啊


「熱嗎?明明就下豪雨了。」

李知勳挑起眉頭,快速的在權順榮臉頰上親了一下

闔上雙眼靠到權順榮厚實的肩


權順榮被突來的吻倍感訝異

轉頭看向李知勳

卻又感受到肩上增加的些微重量

不想打擾李知勳休息,便打消了詢問的念頭

腦子裡不停想著剛剛他說的話


『下豪雨...?今天明明頗晴朗的啊?』

好看的眉間全部糾纏在一起,紅潤的嘴唇也噘起

『豪雨...』

權順榮腦海浮現一個想法

輕輕勾起唇角,將腦袋緩慢的放到李知勳的

閉上眼睛,回味臉頰上的甜蜜


『Ooh-yeah, 차라리

(Ooh-yeah 乾脆)

비나 쏟아졌음 좋겠다

(快點下場大雨吧)』


有你在的煩悶夏天,永遠都不燥熱

因為,你就是我的天降甘霖。

-

完結

-

哈囉哈哈哈

都已經秋天就我還在Summer Hateㅋㅋㅋ

這是看的豪雨發的TIKTOK而跑出來的腦洞

不知道大家看的開不開心咧~



訊息

-

《訊息》下

榮勳

*上帝第三視角


偏現實向

勿真人上升


✎_玥櫻·著



-正文


『嘰——』

房門被打開

地上散亂著金珉奎半小時前折好的衣服

權順榮小心翼翼的踏進黑暗的房間

深怕驚動到裡頭的人兒


蜷縮在臥鋪角落的李知勳

因突然發出的開門聲而抬頭望向門口

但也因為房裡的黑暗,只看的出那人輪廓

光輪廓也足以讓李知勳辨認那人的身分


「...出去...」

李知勳聲音顫抖的說道

雖然已經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要跟權順榮、克拉們計較這件小事

把所有的妒忌、佔有、憤怒放進心底淡化


但權順榮踏進房門的那刻

好似一根尖銳的針刺破了李知勳壓在心裡情緒

如同泡泡被戳破般瞬間爆發

努力壓制住衝動,才慢慢吐出兩個有氣無力的字


權順榮知道這兩個字包含的意義

不是要把他趕出去,而是李知勳希望權順榮給他一點空間

讓他再次整理情緒。


但權順榮沒有要離開房的動作,反而打開耀眼的燈

突如其來的刺眼讓李知勳反射性的用手擋住了光線

權順榮看著地上散落的衣服,可想而知——

李知勳是真的不高興。


對於權順榮開燈的動作李知勳也不惱

看著他耐心整理自己弄的一團亂

好像一隻鎮定劑,鎮定住了原本激動、雜亂的情緒


權順榮認識李知勳這麼久

他當然知道只給李知勳空間整理情緒是不夠的

沒有跟他說清楚原因,他只會一直在壞心情裡兜圈

帶他離開壞心情最好的方法就是——陪他。


把地上一件件衣服重新摺疊好,放到李知勳的床尾

看向自己一整天心心念念的人兒

心疼感油然而生,今天是自己讓他難過了

權順榮緩緩走向窩在角落的李知勳


「勳勳...我...」「不要過來...不是...克拉比較重要嗎...?」

伸手想觸碰李知勳,可卻被他拍掉

甚至讓他更往角落縮


權順榮困惑了,克拉比較重要是什麼意思?

克拉的確很重要,但再怎麼樣,權順榮內心最重要的位置

非李知勳莫屬。

不懂。這下真的不懂了。

自家小貓到底是為什麼生氣

完全不懂了。


「勳勳你在說什麼?」

權順榮放柔了語調,再一次的伸手

得到的卻又是無情的一掌


「不要裝傻!不要再靠過來了!出去!」

李知勳原本鎮定好的情緒

因為權順榮想觸摸自己而全盤傾翻

李知勳憤怒,都已經說出去為什麼權順榮聽不懂?

自己只是真的需要一點時間整理思緒


權順榮的臉整個垮了下來

沒有以往的10:10笑容來不停安撫李知勳

不懂、真的不懂。

他示好了,為什麼李知勳不領情?


神情黯淡,嘴角也任由重力下扯

盯著李知勳幾秒後,才開口道:

「...知勳。給我1分鐘,我把話說完我就出去。」


李知勳沒有回覆

看著曾經都以笑容對己的倉鼠

如今板著一張臉,不禁心底發寒

但自己也拉不下臉道歉,就是要面子。


權順榮深深的吸了口氣

緩緩的說道:

「今天我沒碰多少次手機,幾乎都在編舞,你不相信我可以去問燦、明浩、俊尼。在Weverse上發文的不是我,是圓佑。他跟我借手機拿去玩了,還回來的時候只剩1%給我,我來不及給你通個電話、傳個訊息手機就沒電了。這樣還是不能原諒我的話...知勳你再跟我說你要怎麼懲罰我吧,晚安。」


/


權順榮的腳步聲和輕輕闔上房門的聲音

伴隨著那句沒有任何情緒的晚安

消失在李知勳的房間


李知勳聽到權順榮真摯的解釋

鼻子不經酸了幾分 

隨手抓起一隻玩偶,將它抱緊在懷裡

床上放的每一隻玩偶,都是經由權順榮之手


『還是得確認一下...』

李知勳這麼想著,下床走向客廳

也沒注意到門外的金珉奎

就這麼直徑走過

李知勳坐到沙發上,思考著到底要去找誰問

『這個時間點了...應該都睡了吧?怎麼辦...』


「哥你怎麼還沒睡?」

李燦從房間走了出來,正想拿個水喝

李燦聽其他成員說今天李知勳蠻早就完成工作了

照理來說應該早就要睡了

畢竟李知勳那麼愛睡覺,而且前些陣子還忙到凌晨才睡


李知勳望向李燦,彷彿得到救贖

拍拍身旁的空位

「燦...哥有事情想問你...」


李燦很困惑,這哥怎麼會這麼無精打采

從冰箱拿杯水,坐到李知勳旁邊

「怎麼了哥?」

李燦這麼說道


「那個...權順榮他今天...有休息嗎?」

李知勳依舊緊抱著那隻玩偶

一直盯著李燦,讓李燦起了點雞皮疙瘩


李燦抿了口水,回想了下

「順榮哥...今天中午沒去吃飯一直在編舞,晚上休息的時候手機被圓佑哥拿走,所以只喝了幾口水又繼續編舞了」

「怎麼了嗎?」


聽著李燦陳述的事實,陣陣酸感湧上鼻頭

自己誤會權順榮了,還對他發那麼大脾氣

更加收緊了抱著玩偶的手


其實李燦蠻感疑惑的,明明李知勳和權順榮正在交往

為什麼權順榮的事要透過問他呢

李燦想想...

『大人的世界我還是不要管好了...』


見李知勳不回答,李燦困惑的表情越加越明顯

「知勳哥?」


李燦這麼一喚,出神的李知勳回過神來

搖了搖頭道

「沒什麼,謝謝你,趕快去睡吧」

露出淺淺一抹微笑,拍了拍李燦的背

意示他趕緊回房


原本看李知勳的狀況好像不是很好

打算陪他在多聊一下之類的

但那抹微笑,在李燦眼裡像是在告訴他:『我沒事,不用擔心』

所以李燦也就點了頭、起身

「好...哥也是,早點休息,晚安」


李燦走到自己房門前

回頭望向李知勳

「嗯,晚安」

得到李知勳的答覆,李燦跟他揮個手便進房了


/


李知勳就這麼坐著,一直想著剛剛對權順榮發脾氣的自己

『不要裝傻!不要再靠過來了!出去!』

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對權順榮

怎麼可以對他莫名發脾氣

憑什麼?憑他脾氣好嗎?

總是那麼任性,不知到底傷了權順榮多少次了

李知勳的眼眶不知何時染上紅色

濕潤的淚液不斷湧出。


/


離開李知勳房間後

權順榮便去洗了澡,一整天的汗水被冰涼的水一併沖洗掉

一出浴室就看見李知勳坐在沙發上

「知......」

權順榮正想和李知勳說時間不早了

但又礙於想起剛剛李知勳趕走自己的場面...

還是不要打擾李知勳好了。

便逕自走向廚房倒了一杯水


李知勳聽見權順榮想喚他的名字

但又卻沒有說出來

李知勳感到滿是自責


見到權順榮準備要回到房間

李知勳慌了,蹬下沙發從後環抱住了權順榮

李知勳將環在權順榮腰上的手收的很緊


權順榮對於突如其來被擁抱怔了一下

回頭看向擁住自己的人

是李知勳。雖然覺得有點莫名

但權順榮還是撫上李知勳的手,柔柔細語道:

「怎麼了嗎?」


這麼溫柔的權順榮讓李知勳受不住的潰堤了

小小白嫩的手一顫一顫,李知勳將整個臉埋進權順榮的背

權順榮察覺到了李知勳的異樣

握住了他手,將其帶離自己的腰間

轉過身來看看自家小貓的情況

一顆顆淚珠自李知勳的眼眶流出

權順榮看得滿是心疼,一把攬進懷裡


「嗚...榮、榮...對不起、對、對不起...」

被權順榮擁入屬於他的溫暖懷抱的那瞬間

李知勳便嚎啕大哭了起來,緊緊的抱住權順榮


「沒事了,寶貝別哭」

權順榮順了順李知勳毛茸茸的腦袋

放低了嗓音,柔和溫暖的低音安慰著懷裡泣不成聲的人兒


「嗚...對不起你...嗚...」

李知勳抓皺了權順榮的衣服

好看的臉蛋埋進了權順榮懷裡


「好了,我說沒關係,別哭了嗯?」

權順榮輕輕的順李知勳的背

好讓他情緒安定下來


李知勳待在權順榮的懷裡許久

但還是止不住滿滿的愧疚,珍珠般的眼淚還是不止

浸濕了權順榮胸口前的那塊布料

環在李知勳腰部的手,小心的捧起白嫩的臉頰

權順榮看著自家愛人淚流不止的樣子

心裡也不好受


用拇指指腹輕輕抹去李知勳的淚水

並在臉頰上輕落下一吻

低沉迷人的嗓音在李知勳耳畔響起:

「不哭了嘛,我心疼」


被權順榮這麼一番安撫

李知勳的情緒也緩了不少

雖然停止了哭泣但眼眸依舊低低的垂著

很自責、很自責


「乖沒事,我也對不起,是我讓你擔心了」

權順榮看出李知勳的想法,道出了這句話

又烙了一個吻在李知勳的額前有些凌亂的瀏海


/


兩人就這樣在冰箱前面抱了一段時間

在李知勳安定好情緒後

權順榮原本想著心結解開了

就讓李知勳好好休息


正當要鬆開手好讓李知勳回房時

李知勳拉住了權順榮的衣角

小小聲的說:

「陪我。」

剛哭過帶點鼻音又小小聲的

在權順榮耳裡就是李知勳超級甜的奶音在對他撒嬌

權順榮的腦子裡已經跑過無數次「好可愛!!!!!」

對李知勳露出招牌的10:10笑容

牽住李知勳的小手,走回了李知勳的房間


/


「勳勳,我可以和你提一個小要求嗎?」


兩人相擁...啊不對

是權順榮單方面圈著李知勳躺在李知勳的床上

為了不打擾隔壁熟睡的金珉奎

權順榮在李知勳耳畔低語


「什麼...」

剛剛才哭完,現在的李知勳只想睡覺

對權順榮的耳語他只覺得很吵

閉著眼睛,往權順榮的懷裡蹭了下

找個舒服的位置,好跟周公下盤棋


權順榮看著這想睡覺的可愛白糰子

忍不住朝他的髮旋吻了一口

更加牢牢的把李知勳困在自己的懷裡


「可以告訴我你收回的訊息嗎?我都來不及看...」

權順榮微微的噘起嘴

表達自己的委屈


李知勳聽到權順榮這麼一番話

好好的思考了一下

自己收回訊息的原因是跟這隻倉鼠賭氣

現在誤會解開了,也沒理由再生他的氣

說出訊息內容也沒什麼關係


「...嗯」

李知勳點了點頭

沒等權順榮道謝便逕自開口

語畢,又道:

「榮晚安...」


權順榮嘴角微微勾起好看的弧度也道:

「寶貝晚安」


兩人一起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


-10:10


明媚的陽光...並沒有。

窗簾被拉的死死的,哪來的陽光?


權順榮被自己的生理時鐘喚醒

一早睜開雙眼看見自己愛人在懷裡安穩的熟睡著

小手不知何時環住了權順榮的腰

讓權順榮心情好到不行


又想起昨天李知勳說的訊息內容

微微勾唇,輕輕的在熟睡小貓的臉頰偷了一口香

額頭輕靠上小貓的,輕聲道:

「勳勳呀...昨天我在工作的時候也好想、好想你...」

權順榮看著李知勳的睡顏,腦子突然浮現一個想法


悄悄的拿起手機,開啟了聊天室

打上幾個字後傳送

李知勳的手機螢幕亮了一下便又恢復了原本的暗淡

權順榮心滿意足的放下手機

又繼續看著李知勳的睡顏直到他起床了


/


李知勳起床後慣例的打開手機

發現權順榮那條訊息之後

嘴角微微上揚,靠在權順榮懷裡

簡單的回覆了3個字

11:22『我也是。』

你問權倉鼠傳了什麼?

其實就只是3個字而已——

『我愛你』10:15

-

Fin.

-

內!《訊息》完結了✧*。٩(ˊᗜˋ*)و✧*。

歡迎大家給我意見٩̋( •͈ω•͈)و

其實我覺得有點爛尾了( •̥́ ﹏ •̀ू )

李老師也被我寫的有點歪(⑉꒦ິ^꒦ິ⑉)

-

訊息

-

《訊息》中

榮勳

*順榮第一視角


偏現實向

勿真人上升


✎_玥櫻·著



-正文


-21:50


『呼ばれたらままに Fallin’

(若你言語呼喚我會Fallin’)


暖かな胸に

(逐漸暖和的内心)


ぼやけてた未来も

(模糊的未來)


君と出会って鮮明になる

(因爲遇見你而變得鮮明)』


/


從早上編舞到現在

照理來說,應該早就編完了...

誰知道今天我們四個都沒什麼想法

歌曲一遍又一遍重複播放

大概放了上百回

現在只編到第一段副歌

原本想說今天要早一點要去找勳勳的...

看來是沒辦法了...


「先休息一下吧,等會再繼續」

雖然身為表演隊的隊長,但總是要點人情

汗水都浸濕了衣服,還不讓他們休息

那我可能就是魔鬼了。


從早一直到現在,休息了1次去吃午飯而已

但因為我想早點編完,就讓其他三個人去了

自己一個人留在練習室繼續編

現在讓自己腦子清醒一下再編吧...

用了一整天...好漲...


我靠著鏡子,任由重力將身體往下拉

跟勳勳說我今天會晚一點去找他好了...

摸了下旁邊的地板,尋找著今天一整天都沒什麼碰到的手機

...?我的手機呢?剛剛不是還在嗎?


「哥,別動」

正打算起身找失蹤的手機時

突然有個低沉聲音傳來

也沒多想,就抬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沒想到一入眼是一個熟悉的小機器

還對著我的臉,小機器的光倏然亮起

好似...解鎖之類的?


「我手機沒電了,哥的借我一下喔~」

低沉聲音的主人就這樣拿著小機器坐到旁邊的角落...

不對啊!他手上那是我的手機!


「呀全圓佑還來」

累到沒什麼力氣,只能望著他虛虛的說道


「唉呀,借我玩一下嘛」

他抱著我的手機開始打起了電動

我也是服了...隨便他了...


「...算了,你幫我跟知勳說我今天會晚一點過去」

拿起地上已經剩下半瓶的水,依舊盯著他看


「知道了知道了」

敷敷衍衍的擺手

示意我現在不要吵他


...姑且相信他會跟勳勳說吧

一邊喝了兩大口的水一邊想著

稍做休息一下又繼續編舞了


/


-23:50


又過了2個小時,編的也差不多了

終於啊...可以去找勳勳了

趕緊收拾好,準備前往宇宙工廠!


啊,在那之前得先買飯才行

勳勳總是讓人不省心。


「呀全圓佑,我的手機」

走向了手機小偷,救回我的手機

‘‘小偷‘‘抬起頭,又低頭看了下,才將它遞給我


「哦...給。剩1%」

...天啊

萬一等一下勳勳傳訊息給我怎麼辦

你是要我被勳勳無視1個月嗎?

接過了手機,打開螢幕

...真的剩1%


那他應該有做吧...?我交代的事

「...臭小子。你有給知勳傳訊息嗎?」


他原本輕鬆的瞬間僵硬

「...你忘了?」


露出尷尬的笑容並頷首 

...

「臭小子!你——」

「哎哥不要生氣啦。說到訊息,剛剛知勳好像收回了...5則訊息?」

語未畢,他便打斷我準備要罵他的話


...?收回?

沒事為什麼要收回訊息呀?

該不會...

正想打開和勳勳的聊天室

螢幕就瞬間失去光線與色彩

無情的正式宣告

——沒有電量了。


/


我真的差一點把拳頭砸在全圓佑臉上

他應該還在工作室工作吧...

狂奔去買了5盒白飯和5瓶可樂

祈求去工作室找勳勳的時候,他可以消氣之類的...


一路跑到工作室門口,輸入熟悉的密碼

『0715』

是我跟勳勳一起設的

嘿嘿,非常具有意義的一天~


「知勳9點多的時候離開了喔」

倏然,勝澈哥的聲音從後面悠悠的傳來


哎西...真的假的...

原本要苦思勳勳可能會去哪裡

...嗯?勝澈哥應該知道吧!

看向剛剛聲音的來源


「哥!知勳去哪裡你知道嗎?」

迫切的聲音好似嚇到了他

往後退了一步


「嗯...他跟珉奎出去的,應該是去吃飯吧?不過都這個點了...應該回宿舍了吧?」


真難得...勳勳今天吃飯了啊...

...趕快去宿舍!

「謝謝哥!」


/


到了宿舍,二話不說馬上衝到勳勳和珉咕的房門

抬手準備敲門...


「順榮哥!」

回首一看,是珉咕

看起來像剛洗完澡的他著急的向我跑來

連髮絲上的水珠都還沒擦


「哥你怎麼在Weverse上發文,不回知勳哥訊息啊?」

蛤?他在說什麼?


「...啊?發文?我沒有啊」


「?可是明明哥你在10點的時候有發啊」


10點?

...全圓佑那臭小子...

等會回房一定打死他。

現在比較重要的是...

「...知勳在裡面嗎?」


「嗯 不過...我不知道知勳哥他是不是在生氣...」

「他一直跟我說他沒有,可是看起來...」

好像很生氣。他的表情這麼寫著


握住門把並轉開

「知道了,我跟他聊一下。」

輕輕推開門,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悄悄的瀰漫出來

-

待續。

-

一樣還是歡迎大家給我意見(*´艸`) 

-

訊息

-

《訊息》上

榮勳

*知勳第一視角


偏現實向

勿真人上升


✎_玥櫻·著



-正文


黑暗的工作室

電腦發出稍嫌刺眼的光亮

我獨自一人坐在電腦前

之所以取宇宙工廠就是這個原因

宇宙。浩瀚且神祕,充滿未知

就像別人對我的看法一樣

我認生,別人覺得我神秘

不愛與人親密的相處。


一人例外。

每天帶著白飯和可樂來工作室

老是嘮嘮叨叨的叫我把工作室燈打開

時常碎念我都不吃飯、不給自己休息時間

這樣的關心,只有他對我

我實在沒有辦法像他一樣

我不願意、我不敢、我...覺得很羞恥

黏著一個人,給予他無微不至的關懷

我真的打從骨子裡感到害羞

即使他是我的情人。


/


今天的工作很順利,做的比預期的還多


我滿意的看著今天的成果

無意間瞄到右下角的時間-21:00

噢?今天真是高效率

不過...這個點了,那隻倉鼠不該早就來了嗎?

拿起手機,點開了與他的聊天紀錄

沒有新的訊息。


只停留在上次他的嘮叨:

『勳勳記得去吃飯!!!』


還有我簡單的回覆:

『嗯』


看著聊天室,我思考著是否要發給訊息給他

思緒飄到了平常他來工作室的畫面

當我回過神時,聊天室多了一條訊息

是由我發出的:

『肥倉。』


抱著手機盯著聊天室,就這樣5分鐘過去了

沒有回覆。

平常他都會馬上回覆我

可能在忙吧?


『我先去吃飯了,今天就不用帶飯過來了喔^^』

傳送。


/


一個人吃飯好像也頗尷尬

所以就抓了室友一起去


「哥」

聲音由對面傳來


「嗯?」

滿足的咀嚼著辣炒年糕

嗯,這家真的是極品


「你怎麼沒找順榮哥一起啊?」

語氣帶些許不安

抬頭看向他

他的表情也是充斥著緊張


我們兩個交往的事情成員們都知道

他有時會因為我跟其他成員過於親密而生氣吃醋

有時候還會直接去找成員們理論

每次都讓我有些無奈

你說,他是不是有些誇張呢?


對面那位親辜似乎已經被找去理論過很多次了

我無奈的笑了一下

「他沒回我訊息,應該是在忙吧」


視線放回碗裡的年糕

短小的牙籤插起一個年糕,送進嘴裡

他這麼一問,有點想念他在我旁邊陪我一起吃飯

雖然不會特別說什麼話,但他在身邊有種...

特別的感覺?


「這樣啊...」

聽見他鬆了一口氣,也吃了一口年糕


「他這麼可怕嗎?」

真難想像一隻倉鼠能可怕到什麼程度


「...哥你就不知道了,我上次被順榮哥念了1個半小時吔」

前方大型犬開始他的抱怨


「1個半小時都一直說什麼不可以跟勳勳...」

聽到那個暱稱,我蹙起眉


「閉嘴。吃你的年糕」

並丟了一個眼刀

他瞬間停下準備滔滔不絕的嘴

委屈的噘起,一口一口嚼著年糕

滿意的點了下頭

下意識拿出手機,確認了一下訊息

沒回覆。


真是奇怪...距離我發訊息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了

怎麼連讀都沒讀...?

聽剛剛那位‘‘受害者’’抱怨

我先跟他報備一下

他應該就不會找他去審問了吧?


『榮,我找珉奎跟我一起吃飯喔』

傳送。


稍加思索一下 又在手機上打了些字


『記得吃飯。』

傳送。


『然後...有點...想你。』

傳送。


/


「欸哥」

吃飽飯後,覺得無聊的我便戴上耳機

聽著音樂發呆

連一首歌都還沒聽完,前面又傳來了聲音


「嗯?」

 失焦的目光立刻聚集到他身上

他的表情略顯尷尬

不禁讓我偏了首


他好似思考了一會、下了多重大的決定才開口

「...順榮哥回你訊息了嗎?」


下意識皺了眉頭

他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疑惑不停在腦中徘徊

還是看了一下和他的聊天紀錄

沒有讀也沒有回覆。


「沒有,怎麼了?」

抬頭便看到他難以形容的表情

...幹嘛?那隻倉鼠又怎麼了?


「...沒事」

吞吞吐吐的才擠出兩個字

肯定有鬼。


「說。」

再次丟了一個眼刀


他怔了下,趕緊動了動嘴

「順榮哥在weverse發文了。」


前些日子 因為成員們一直洗版

訊息一直跳,讓我覺得很煩

所以我就把weverse的通知關掉了

偶爾想到的時候才會打開來看一下


聽到對面的人說出來的消息

下意識就是去確認是不是真的

看到最新的動態...

『호시:克拉們 吃飯了嗎~?』


...

權順榮...

看來克拉們比我還要重要?

換回與他的聊天介面


「知、知勳哥你別生氣,搞不好順榮哥只、只是先看weverse 等、等一下就回覆你了」

一道慌忙的聲音傳來 


...先看?是嗎?


21:03『肥倉。』

21:09『我先去吃飯了,今天就不用帶飯過來了喔^^』

21:48 『榮 ,我找珉奎跟我一起吃飯喔』

21:50『記得吃飯。』

21:51『然後...有點...想你。』


這些都不需要了。


長按第一條訊息 收回。

第二條 收回。

第三條 收回。

第四條... 收回。

第五條...... 收...回。


關上手機螢幕,站起身準備離開

畢竟一直佔著別人的位子也不好


「知、知勳哥...」

我沒有回應,只是看向了他

害怕全寫在臉上,像極了做錯事的小孩

「不、不要生氣嘛」

連忙站起身,好似他做錯事一樣


「生氣?沒有,走吧。」

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我沒有生氣,只是有點...

我也不知道。


/


我和珉奎一起走回宿舍

路上沒講什麼話

只交代他這次rap詞的方向


洗了個澡,坐到了床上

靠著牆角,抱住雙腿

心中,總感覺有個結卡在那裡

明明很累,但卻沒有任何睡意


我知道我不該這樣

克拉們很重要,不該跟她們計較這種芝麻小事

我知道我理當理解...

可是我...多希望他永遠把我放在第一位

以前都是我...把他的關心視為理所當然


現在好了,得不到反而不開心了

權順榮...你還不回我訊息...

甚至一通電話也不打...

大笨蛋。

李知勳大笨蛋。

-

待續。

-

第一次寫榮勳(⁄ ⁄•⁄ω⁄•⁄ ⁄)

歡迎大家給我意見!

-